首页 > 玄幻魔法 > 颉崖 > 颉崖目录 > 第17章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第17章

作者:三生无良    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

    "马后炮在小学一年级的成绩算中上等,马虎对儿子的这个成绩也很满意。虽然工作很忙,但看到儿子的好成绩,马虎心里暖暖的。在百忙之中,他也会抽出一天的时间陪儿子。

    王小玉一有时间就说要去外地学习,马虎听后不好说什么,只是冷眼看一下王小玉,王小玉带理不理。两人的话越来越少,交流只能是冷眼神,一个要干什么,对方也不去了解。王小玉感觉自己不像这个家里人,儿子见她也躲。

    二年级的时候,马后炮变的沉默寡言。马老母待孙子必经没有待儿子那么细心,一日三餐给你管够,吃喝穿戴不少你,其他的就管不着。

    马后炮晚上回家,除了吃饭就是写作业,于大人接触他显得很紧张。

    一天晚上,马后炮睡着了,马老母给他盖被子。无意间碰到他的头,头上全是疙瘩,马老母被下了一跳,将孙子叫醒,这头上的疙瘩是怎么会事儿?是跟同学打架了还是得了什么病。问了半天马后炮支支吾吾的说不明白,马母赶紧给马虎挂电话。

    马虎回来一摸,鸟蛋大小的疙瘩,长的满头都是,还有点发青,马虎仔细看过后,确定这是被打的。而且是被大人打的,学生不会使这么大的力气,而且手段不会这么残忍。

    马虎连夜带着儿子来找校长,校长睡的迷迷糊糊的。马虎说自己是医院的医生,儿子被人打了,过来讨个说法,校长一听还是个有职业的人,便显得有些尊敬。

    马虎让校长看了马后炮头上的疙瘩后,校长打电话将二年级的两位代课老师叫过来。二位老师很高兴,走到校长门口还在讨论,都这么晚了校长还找咱们喝酒。

    马虎听到他们的谈话,对校长说:“你看这都是些什么人,只知道喝酒,一群酒囊饭袋。”

    校长很勉强的笑着说:“我们不经常喝酒,只是这两个家伙有点不着调。”

    二位老师兴致勃勃的进来,见校长室里还有人,他们更加高兴了,“原来是学生家长请我们喝酒。”

    校长指着马后炮说:“这个学生你们认识不?”

    马后炮见了老师吓的躲在马虎身后,语文老师上前一把拉住马后炮的手,一手指着马后炮带恐吓性的说“这么晚了你跑来干什么,作业做完了没有?”

    马后炮颤抖着说:“作业做完了,我爸要带我来的。”

    语文老师说:“你看你这家长也真是的,请我们喝酒你还带个孩子,多余了吧!你只要把你们家孩子的名字说给我就行了,以后我们会关照的。更何况我们的数学老师他害羞,在学生面前吃不下去饭。”

    马虎愤怒的看着二位老师,校长一时插不上话,语文老师揭到数学老师的短处了。

    数学老师反击语文老师“你个混蛋,你说的是你自己吧?”

    数学老师手指着语文老师对校长说:“他在女学生面前会害羞,上个礼拜我们两个合上一节音乐课,他要和几个女生合唱一首歌。女生上了台,他站在一起,唱的时候他一直低着头,而且声音还很小。我一再提醒他,心态放平和一些,这是学生,你不要胡思乱想,结果这个家伙还是那么变态。”

    数学老师这么一反击,语文老师急了,“老贺你胡说什么,谁跟你合上过音乐课,我都不懂音乐,你在这里诬陷谁呢?”

    “你们俩够了,”马虎呵道,“我来不是听你们上什么课的,我儿子被打了一头的包,是你们两谁干的?”

    听马虎这么一说,二位老师倒显得很清醒。“这家伙来不是请客吃饭的,是兴师问罪的。”

    语文老师拿腔捏调的说:“你,孩子头上有了疙瘩,就证明我们的教育有了成果。”

    马虎气愤的说:“你们这是什么歪理,给学生打了一头的疙瘩,就叫教育有了成果,那打死一个学生,你们沾着教育的边得给学生家长一个多歪的解释啊。”

    语文老师也气愤的说:“教育不允许打死人,但教育可以打人,打才能教育好学生,你不给他点厉害他永远不长记性。为了孩子的未来,给他们点教训和苦头是应给的。你们做家长的,不能太惯着孩子,宠大的孩子没出息。更不能无视教育,人一辈子的成就只在这几年的教育上,错过了他将一事无成。再说你家孩子才被打了几个疙瘩,你就受不了了,有的学生手指被打断了,他们的父母怎么没跑学校来闹事,你看看人家对我们的教育事业多么支持。”

    马虎听后气的只摇头,“歪理邪说,全都是歪理邪说,教育孩子哪能这么教育,你们这是摧残他们,这对他们现在的成长,和未来的发展没有一点好处,没准还会害了他们。”

    校长只是暗自惊叹,这家伙不愧是教语文的,胡说八道的功夫实在了得。这些话上面领导都没阐述过,他竟然能编造的出来。教育是伟大的,但教育者不能糊涂,坐在伟大的天底下,干荒唐的事情。

    语文老师反击马虎“你是个干什么的,你上过几天学,读过几本名著,你懂教育吗?你一个农民,一个种地都种不好的农民,什么都不懂,不懂你能教育好孩子吗,你自己教育不好,又不放心让老师教育,你这孩子将来怎么办?”

    马虎被语文老师说的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数学老师在心里想,我说不过你,我也不说你。你的孩子还在我的班上,现在让你多嚣张一会,等明天上课的时候再找你儿子慢慢算账。

    “停停停……你们都别吵了,”校长终于开口说话了,“你们听我说,我个人承认,这样教育的确不对,孩子头上的疙瘩是谁打的,给人家赔礼道歉,完事了赶紧回家睡觉吧!”

    语文老师瞪大了眼睛,“校长,要不择手段的搞教育,这是你开会时给我们说的,现在好了,我一不择手段,你却站出来唱反调,你这不把我装里边了吗?”

    说着语文老师耍起脾气来了“这歉你要道你道,我是不给他道歉,学生我也不教了。”

    校长被吓了一跳,“学校里就这几个老师,你不教了难不成让我这个校长教去。小同志平时你耍小脾气,我还可以担待着点,今天可不行,你把人家孩子的脑们打肿了,这是你的不对,你必须得道歉。”

    数学老师劝导语文老师说:“对对对……来日方长,我们从长计议,何必计较一个道歉哩,道个歉咱又少不了一快肉。”

    数学老师说完把头抵了下去,接着又一句很响亮的话冒了出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语文老师马上领悟到其中的意思,他走到马后炮面前,脸上带着微笑,眼睛却露着凶光。“马同学对不起!”

    马后炮从进校长室一直藏在马虎身后,到语文老师道歉都没出来。

    语文老师道歉后,校长笑着说:“这个教育呢就是这么个过程,难免会有人受伤,只是看谁这么不争气。既然歉都道了,我们就各自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咱们晚安!”

    校长说完出去了,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说笑着走了,校长室里马虎呆呆地望着出去的这些人,他突然一转身把儿子抱在怀里,走出校长室。马后炮第一次把头贴在爸爸的胸膛上,也是唯一一次。

    今晚马后炮和马虎睡在一起,这是马后炮第一次在父亲的怀里睡觉,父子俩倍感亲切。

    王小玉出去学习三五天不回来,今天却突然间回来了,而且是大晚上。家里人都睡了,王小玉敲打着门板,马虎很气愤,一直没有吭声,也没去开门。敲了十多分钟,院内没有动静,王小玉怀疑是这家人跟她作对,故意不来开门。王小玉使劲的踹了几脚门板。

    马虎始终装作没听见,就那么个破门爱咋踹咋踹。马后炮却被这发狠的踹门声吓得发抖,马虎问马后炮“怎么了?”

    马后炮说:“白天老师打他的时候说晚上要把他的皮剥下来挂在墙上,老师踢门要进来剥皮。”

    马虎听后怒火难忍,起身拿了根棍子,准备抽王小玉两棍子。马母早就候不下去了,起身开门,其实更候不住的是马老爹,但这三更半夜的老公给儿媳妇开门算怎么回事。马母唠唠叨叨的起来开门去,还故意把门口的一根棍子扔在地上制造出点声音,以免开门的时候王小玉把门踹开拍到自己。

    老人身轻,走路发出的声音很轻微,这一扔棍子确确实实提醒了王小玉,有人来开门了,而且不是马虎。王小玉停止踹门,马母轻轻地拿下顶门杠,王小玉听到一丝声音一脚踹开门,千小心万小心地马母被门板拍倒在院子里。

    马虎看到倒在地上的母亲,和大摇大摆进来的王小玉,一时恶气难消。在屋檐的灯光下,马虎看到王小玉手臂上用烟头烫了一个很大的烟疤。

    马虎冷冷地问“你抽烟了!”

    王小玉不消的看了马虎一眼,没说话要回房去,马虎甩起棍子给王小玉后背一击。

    王小玉一声惨叫转身要和马虎拼命,马虎毫不胆愜也不手软,上去就给王小玉几十棍子,打的王小玉求饶不得。马后炮听到棍子声和凄惨的叫声吓的把头藏在被子里,浑身哆嗦个不停。

    马家这晚又不得消停,马老爹和马老母前来劝架,马虎今晚谁都不认,非要给王小玉剥下一层皮不可。马老爹觉得事情要闹大了,给马虎来硬的,“你不住手你老爹我和你拼了。”

    这话让马虎更加怒不可遏,看一家人让她欺负成什么样了,还这么袒护着她,这都是你们的无能造成的。马虎甩起一棍子差点打在马老爹身上,马老爹也吓了一跳,这孩子真是疯了,你爹你也敢打。

    马虎咆声如雷道:“都给我滚开。”

    棍子如雨点般打在王小玉的身上,王小玉又躲避又求饶。马老爹和马老母无法靠近,又不敢回房睡觉,这时候大家都忘了家里还有个马后炮。马虎打完人去西面的房间睡觉去了,王小玉一直哭到后半夜,马老爹和马老母怎么劝都没用,让她回房,她不回,马老爹和马老母只好自己先回房去。

    天蒙蒙亮了,马虎睁开眼睛自己愣了,怎么睡在这里?昨晚的事还没想起,马老爹和马老母一时也没想起昨晚的事。

    马老爹起来扫院子,看到门口的棍子突然想起昨晚的事,赶紧催促马母,让她去房里看看人怎么样了。

    马母走出房门抬头一看,大门怎么开着,便问马老爹“大门是你开的?”

    马老爹不耐烦的说:“你快去看看人吧,管大门干什么!”

    马母说:“大门如果不是你开的,她就已经走了。”

    马老爹突然一颤抖,“大门不是我开的!”

    马母说:“这下事情闹大了!”

    马老爹自言自语的说:“这人啥时候走的,咋不告诉咱们一声。”

    马母生气的说:“你这人是缺心眼啊,你儿子昨晚给人家打的不轻,她偷跑时再告诉你一声,那不是脑子被打坏了吗?”

    马老爹气愤的说:“自家人就不要戏弄自家人,晚上那么闹腾了一番你还能睡着,我真是服你了。”

    马母反击马老爹“晚上闹腾了一番哪你怎么还睡着了?”

    到这时候两个还没想起孙子马后炮,晚上睡觉前是跟马虎在一起,出了事之后,马虎一个睡在西屋,马后炮还在东屋,平时上学这个点也该起来了。

    马母嘴里唠叨着“下去看看你那个儿子,在干什么,还让不让孩子上学去。”

    马虎昨晚没给马老爹面子,马老爹心里耿耿于怀,马虎是不是自己亲生的?“你生的儿子你自个去看,我是没脸再见他了,我这个老爹他都不当个东西放在眼里,我还怎么跟他说话。”

    “自己的孩子你还记仇,真是个小心眼。”马母嘴里唠叨着去房里看孙子,马后炮因为恐惧一个煎熬了半个晚上,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睡着了整个人还蜷缩在被子里。

    马母走到炕头前,带叫马虎名字着把被子掀开,马后炮是带着恐惧睡觉的,马母这么一掀被子,马后炮在梦中惊醒爬起来。

    看着眼前的奶奶,马后炮哭了,马母摸着孙子的头问,“你爸干什么去了?”马后炮只是摇头,“你妈进来过没有?”马后炮还是摇头。

    马后炮的回答让马母很不满意,“这孩子怎么了,傻愣愣的!”

    马母说完起身要去找马虎,却又说:“别愣着了,赶紧收拾东西上学去吧?”

    马虎躺在炕上发呆,马母推开窗户,对着屋里道:“别睡了,赶紧去你老丈人家看看,她不知什么时候走的,这回事情闹大了。”

    马虎没有反应,马母说完回房里给孙子收拾书包,马后炮愣在炕上没有反应,直到马母去催促,他才很不情愿的下炕穿鞋。

    马虎起来在院子里撒了泡尿,尿味在清晨新鲜的空气里,很刺鼻。马后炮背上书包慢腾腾地从屋里出来。

    马虎不知要去干什么,临走时看了马后炮一眼,马后炮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马虎,不料被马虎冷漠的眼神吓的抵下了头。昨晚他一直在想领着他去学校找老师的那个父亲,一夜之间让他对父亲感到很陌生。

    晚上马虎带着马后炮因为脑袋上几个疙瘩去找过老师,这件事情让他忐忑不安到现在。到了校门口,马后炮犹豫着不肯进去,昨晚招惹了老师,今天的后果他实在想象不到。

    门口的学生越来越稀少,一阵哨子声过后,最后几个学生慌慌张张地跑进校门。马后炮望着学校里,他决定今天不进去了,这是因为自己的恐惧而决定的,恐惧决定他留在门外,但随着恐惧而决定的事情随之又产生了恐惧,不去上学家里人知道了怎么办?

    马后炮被双重的恐惧裹在中间,既不能上前,也不能退后。

    学校内传来密集的脚步声,现在是早操时间已经没必要进去了,马后炮决定去后边的山上躲一躲,这时候语文老师睡眼朦胧的从后边走过来,马后炮一点都没觉察到。

    语文老师在朦胧的睡眼中断定,眼前站着的是自己班上的学生马后炮,接着他很随意的给马后炮狠狠的一巴掌,然后对马后炮说:“都快迟到了,还愣在门口干什么?”

    马后炮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吓了一跳。等回过头来,看到自己的语文老师时,他又是一惊一跳。

    然后是呆呆地望着老师,老师的额头上有几个唇印,两只眼睛上也是。嘴角左右都是伤痕,脖子上还有几个红色的印子,马后炮第一个想到的是鬼故事里,被僵尸咬过的人。

    语文老师的造型让马后炮看着很害怕,这简直是碰到了一个活的僵尸。

    马后炮慢慢地把头底下来,老师的衣衫更让人吃惊,咋看都像一个落荒而逃的马贼,其裤子还是反穿的。

    马后炮低着头,一语不发的站在老师面前。语文老师抬起手又给马后炮两巴掌,“不进去站着等早啊!”

    马后炮撒腿就跑,语文老师梦游似的走进了校门。操场上学生老师们都在跑步,校长在散乱的人群中清点老师的人头数。

    二年级的语文老师走到操场上猛然间清醒了。因为这时候学生大喊了一声口号,声音震耳欲聋,校长看着语文老师的样子对几个校领导说:“这个傻逼昨晚又到人家村子里瞎搞去了。”

    副校长说:“这还用说吗,错误都在脸上印着呢?”

    校长气愤的说:“这个缺德的玩意儿,每天晚上出去祸害人家村子里的年轻姑娘,把咱学校的脸丢尽了。”

    副校长说:“村子里的人可没少反应,你也不管教管教?”

    校长强着脖子说:“我怎么管?挑明给他说过好几回,他不但死性不改,还鼓动我去,这样的人你怎么管,难不成让我去给阉了。”

    这家伙竟然鼓动校长去,不鼓动我去,副校长带质疑的说:“那你去过没有,没去过,你就能管吗?”

    校长干瞪了副校长一眼,气的没说出话来。

    马后炮摸摸脑袋上的包,心想,“昨天挨过揍今天应该轮不到自己。”

    第一节语文课,语文老师气势汹汹地走进教室。同学们见老师立马起立迎驾,马后炮在翻课本,语文老师瞅了老半天,马后炮感觉有些不对,抬头见大家都在看他,他慌慌张张的站起来,语文老师下去给了两巴掌,“大家都起立了,你还在那里翻书,长没长眼睛。”

    马后炮的左眼皮忽然突突的跳了起来,马后炮自我安慰“今天这顿打总算挨过了,不算重,剩下的时间就不用担心了。”

    语文老师让同学们坐下,然后哗啦啦的翻了两下课本,紧接着要提问,马后炮看着前边同学的后脑勺出神。

    语文老师用棒子敲着讲桌,他再次声明现在要提问,这个再次声明带有难为性的警告。每次提问都会让学生陷入恐慌和紧张当中。

    第一个提到的是马后炮,这让马后炮有点意外。刚才挨了打,接着又提问,这好像是在故意刁难他。当然,在这个年龄段的学生的头脑中,还不会想到老师这样卑鄙的行经。

    老师的问题很难,“四条腿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马后炮答不上来,老师怒目瞅了马后炮半天,然后下去先给他抖头两巴掌。平时这两巴掌打完老师会告诉学生答案,今天却没有,老师打完接着让马后炮说答案。马后炮还是说不上来,因为老师这两巴掌不可能把答案从学生的脑袋里扇出来。

    老师接着又扇了两巴掌,他没有告诉马后炮答案。而是开口骂校长,校长不懂教育,还敢当校长,他拼命的教育学生却还是个代课老师。学生回答不上问题,教育却变成了错误,当你们的成绩不理想时,一切责任全推到了老师的头上来。

    老师说:“有些学生学习差,家长又爱护短,昨天打了两棒子,晚上家长跑学校来闹事,自己没本事教育还不让老师教育,不让老师教育,你们来学校干什么来了。”大家左右寻找那个带家长来学校闹事的学生,看看谁的爸爸这么勇敢。

    马后炮低着头,语文老师走到马后炮跟前,“把头低下去干什么,你也怕丢人是不是。”你这个样子,老师打你打错了吗。

    马后炮低声的说:“没有!”

    语文老师厉声的说:“没有,你爸跑学校闹什么闹。”

    教室里一片静默,颤抖的呼吸声和恐惧的心跳声混成一片。

    老师用棒子敲着马后炮的脑袋说:“奴才奴才不打不成才,好学生都是打出来的,你这样的差生就更要挨打,打是为了鞭策你,让你走向成功的人生路。”

    老师讲完一番歪理,还要很虚伪的解释一下,“没有哪个老师愿意打学生,这都是被你们逼的,责任所在,做老师的没人愿意看着自己的学生从校门里走出去,再扛着锄头在田里刨土。希望在我的教育和鞭策下你们都能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今天就打马后炮一个人,其他的人就不再追问了。”

    老师的话让这群二年级的小学生很感动,有的在偷偷掉眼泪,他们只是莫名其妙的感动,却找不到一个正真的原因。有的学生仍旧无动于衷,不知道老师所说的是什么,他们只明白老师今天只打一个学生,而不是今后一直只打马后炮一个,所以他们没有感动,他们仍旧在恐惧。

    老师打完便转身走向讲台,马后炮偏着脑袋,没有坐下。因为老师没有让马后炮坐下,老师不让坐,谁敢坐下。

    老师站在讲台上看到马后炮偏着的脑袋站在那里,还以为是在跟他较劲,老师拿起棒子,又走到马后炮跟前,“打了半天,你是没被打明白是吧!”

    马后炮不知这回又犯什么错了,很疑惑的看着老师,老师用棒子敲着马后炮的脑袋说:“打你你是不是很不服气,昨天敲了你两棒子,晚上叫你爸来打闹一场,今天又敲了你几棒子,你还准备请你爸过来大闹一场吗?”

    看来昨晚的事情对老师的伤害不轻,要不然他不会这么死揪着昨天的事情不放。

    中午放学后,老师让马后炮到他宿舍门前站一个小时,原因是早上的问题没回答上来。中午别人回家吃饭,你晚一个小时回家,想不出来就不要回家吃饭。直到想出来为止。

    马后炮站在老师门前,看老师做饭,吃饭,吃完人家关门睡觉了。关门前没招呼他,马后炮觉得这样站下去很没意思,关键是今天让他一个人站在这里。

    他一个人站在这里显得有些六神无主,平时罚站都是好几个人。站到老师睡觉后,大家会商量一番,老师睡着了敢不敢走。商量来商量去,大家都觉得不敢走,如果走了他醒来见不到人,那还不打死咱们,经过商量后,大家会站到下午上课。

    今天没人和他商量。马后炮不知是该站着还是该走掉,今天的天气很不争气,早上天阴着,阴了一个上午。老师罚站时也没看天气,这时候,点点滴滴的下起了雨来。马后炮垫着脚朝窗户里望了望,里边老师的鼾声震天响。

    雨由点点滴滴变成了稀里哗啦,雨声很大。有的老师睡不着觉出来看雨,他们一般都是站在宿舍门口,望着操场上,有学生淋在大雨里,他们也是视而不见。

    马后炮渴望了好久不见老师出来释放他,马后炮在心里想有可能老师把自己忘了,这辈子都不会记起来。想到这个里他突然间乐了,“这辈子都不再记起,”马后炮重复了一遍他的心里话,然后自作主张回家了。

    雨还是那么大,马后炮在雨里狂奔,他是想赶紧回家换身干衣服。

    马家早上遭了大劫,就在马后炮和马虎前后脚走出家门后,王小玉带着王老母,弟弟王愣愣,还有弟媳妇孙旺莲。王老丈人自存王愣愣结婚后就变的不爱管儿女们的事了,甚至还有些烦他们,王小玉半夜回家来,王老丈人没问怎么回事,只是抽了支烟又接着睡觉了。

    王老母和王愣愣听了王小玉的哭诉后,看了王小玉身上的伤口,恨的咬牙切齿。王愣愣要將马虎碎石万断,王老母骂马虎不是人养的,弟媳妇孙旺莲也骂马家人。骂到天一亮三人启程向马家赶来,时间真巧,这时候马虎刚出去,王愣愣高举着拳头让马老爹和马老母把马虎交出来,他要剥了马虎的皮,王老母说“太不像话了,人被打成这样,少的混蛋,老的也糊涂。”

    孙旺莲说“不愧是个医生,下手就是为了治病,果然歹毒。”

    见王家人这阵势,马老母哪里敢叫马虎回来,只是一再的推说,“马虎昨晚出去找小玉到现在还没回来。”

    马老爹因为昨晚的事憋了一肚子的气,自己动手又打不过马虎,正好让王愣愣这个二货收拾一下。一来替自己出口气,二来让王家人出口气,看这样能不能保住这段婚姻。

    马老爹拍着王愣愣的肩膀说:“他小舅舅你不要生气,我这就把马虎这个混蛋给你找回来。”

    王老母手指着马老爹说:“找回来赶紧让他们离婚,老是动手怎么过。看人被打了一次又一次,我们忍了一次又一次,我现在是忍无可忍了,到这一步我也是无需再忍。马上回来赶紧给我离婚,我女儿跟猪过,跟驴过,也不再跟你们家这只野兽过。”

    王老母的一番话听的儿媳妇孙旺莲大张着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王老母说完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王小玉终于开口说话了,“你给这两个老不死的说这些有什么用,他们家那个畜生,他们根本就管不了,你们他妈的把存折交出来,咱们先把钱分了,再说离婚的事。”

    一直给孙旺莲感觉很温柔的王小玉,这回却让她大跌眼镜,孙旺莲开始为马虎感到不值,这个样子谁都过不到一起,马虎能撑这么几年不容易。

    马老母听到这里也很生气,“你家孩子三更半夜回来,大门开迟了就砸门砸窗。我们都没说什么,你们先跑来闹事了。”

    王老母“呸”一声,一口吐沫吐在马家桌子上,“人被打成这样了你们还想怎么着,难不成杀了我们全家?”

    马老母看了一眼孙旺莲,她万般不想提的就是这事。现在既后悔,又失望,后悔的是不该给王愣愣说这门亲事,失望的是孙旺莲竟然没能压住这一家人。

    马母说:“一样都是儿媳妇,看我家孩子在你家多规距。”马母挑这事是想提醒王愣愣和王老母,你家儿媳妇可是我做的媒。

    提到这一点王愣愣和王老母表情有些尴尬,不提这个孙旺莲还挺可怜马家人的,提到这个孙旺莲气就不打一处来,孙旺莲在心里想,“你让我们家丢了那么大的人,还有脸在这里表功。”

    孙旺莲说:“不管怎么说,打人就是不对,更何况打的满身都是伤,这就更不对了!”

    王老母没想到孙旺莲会这么说,王愣愣更是没想到,他们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孙旺莲,王老母在心里想“这个儿媳妇果然没娶错。”

    一心想着让王愣愣收拾马虎的马老爹给马虎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都在气头上的王家人还等着在电话里骂马虎,马老爹只好向王愣愣摊摊手,王愣愣瞪大眼睛在心里骂马老爹“你个老东西,打个电话都这么费劲。”

    王愣愣过去重播了一次,还是没人接,王愣愣拿起电话在桌子上使劲的磕了两下,马老爹忙夺过电话,抱在怀里心疼的说:“打不通别把电话给我砸坏了。”

    在气头上的王愣愣听了这话,已不能自我控制,本来是磕却说成了砸,既然是砸。那就彻底一点,统统给你砸了,王愣愣跳起一脚先把马老爹桌子放的先人房踹翻。

    马老爹扔下电话,神色慌张的跑去扶先人房,马家的祖先都在里面,你把房给拆了他们住哪儿。

    马老母已是无话可说,只能看着王愣愣乱砸,王愣愣打砸的范围渐渐扩大,王家三女人由上房的脚地上挪到门口,由门口挪到院子里,渐渐挪到大门口,最后人骂骂咧咧的消失了。

    马老母和马老爹无奈的看着这一切,这时候又下起雨来,马老爹和马老母早已没心思管孙子马后炮的事了。马后炮冒着雨回家,换了身干衣服。中午饭没人做,厨房门倒是开着,里面却一塌糊涂,盆里几个馒头也寖了水,看到家里这个样子,马后炮产生了一个念头,赶紧躲出去。

    现在家里比学校差十倍,马后炮撑着雨伞,一路默默的走到学校,家庭的战乱和学校的暴力让马后炮的思想很矛盾,矛盾的很混乱。

    家庭的矛盾很容易冷漠孩子,冷漠会造成治命的伤害,伤害和凌辱,会锻造出残缺的心灵,残缺的心灵要注定悲苦的人生。

    老师被凉风吹醒,雨丝随风飘进窗户,桌上是老师早上吃剩下的半块方便面,现下被雨水寖泡成了一团。老师很心疼的将泡面铲到碗里,经过一番自我开导后老师决定把泡面倒掉。老师打来门,一股凉风袭来,让他打了个寒颤,一个寒颤让老师决定暂时不做文明人,垃圾随手丢到门前的花园里。

    老师丢完垃圾突然想起了睡觉前的事情,门口站的学生哪里去了,老师把头伸出门洞找了找。他确定他的视线里没有那个学生,他更确定自己没有梦游的习惯,不可能睡到一半起来放学生回家吃饭,老师经过视察和推理之后,确定学生是擅自离开的。老师脸上泛起一种不被尊重的表情,然而他嘴里对学生是宽宏大量的,必经自己是个读书人,不能跟农村泼妇似的一来气就骂街。

    老师站在门口,嘴里不停的说:“可惜了那半块泡面,妈的好端端的下什么雨啊!”

    上课铃响了,马后炮被铃声下了一跳,这一跳很是莫名其妙,按照常规,下午的课上老师是不会打学生的,但他却不由自主的害怕了起来。

    老师拿着教棍走进教室,教室里鸦雀无声,老师威震四方,同学们的静默不是没有道理。但在这个风雨天,鸦雀无声显得很不合时宜,因为风声破门而入,雨声穿堂而过,校园里一切植被争先恐后招摇风雨洗尘。

    学生们看到老师手里的教棍一下子陷入了恐慌当中,老师直奔马后炮,“谁让你自私走开的?”因为中午目睹了家里的残惨相,让他暂时忘了今天还曾今在老师门口站过那么一会儿。

    马后炮不知该怎么说,老师用棒子使劲的在马后炮脑袋上敲,马后炮用双手抱着脑袋。老师伸手拉住马后炮的一只手,边打边说“可惜了那半块泡面,好端端的下什么雨啊……”"
阅读设置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设置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① 玄幻魔法《颉崖》连载于渴望小说,更多关于《颉崖》内容, 请关注渴望小说。本站已开通手机(m.kwxs.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颉崖》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玄幻魔法 《颉崖》(作者:三生无良)及有关此小说《颉崖》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颉崖》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颉崖》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三生无良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