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家娘子比我帅 > 我家娘子比我帅目录 > 44.kǎo shì第一天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44.kǎo shì第一天

作者:喵崽要吃草    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

    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48小时, 可补订或等待48小时后正常阅读  忙活了一阵终于忙完,向南看得也是心满意足,看了几眼那比他都还高的天平秤中间那根坚固的秤杆,向南都想自己爬到另一边的框子坐上一会儿, 秤看自己现在多重了。

    不过现下是在别人的地盘里,向南没好意思真爬进去。

    转头看见那几个衙役又吭哧吭哧将木桶里的大石头又抬出来,向南看着几人脱了外衫露出来的手臂上鼓起的肌肉,不由感慨,“没想到这几位大哥这般厉害,这石头这么重, 居然也能从县城门抬到这里也不歇一口气。”

    向南估摸出来的重量是四百六十三千克,抬石头的人有四个人,分摊下来一人也要担负两百多斤的重。

    向南自然不晓得抬石头的这几个衙役不是不想休息,是知道自家大人就跟在后面呢, 咬着牙也只能默契的加快步伐一口气给抬回来。

    不过现在几人被向南这么一夸,还是很高兴的, 毕竟这位公子瞧着就是个读书人,居然也能称呼他们这些武夫一声大哥, 夸赞起他们也真心实意的, 最关键的是这位书生还是当着他们大人夸的。

    衙役们抹着汗也纷纷咧嘴笑着朝向南客气的拱了拱手。

    向南客气的朝几人也回了礼,半点没有敷衍怠慢的意思, 秉持着你对我尊重我也对你尊重的意思。

    苗大人看得好笑, 挥了挥手让几个衙役下去休息休息, 就怕这几人还要客气个没完, 要互相捧臭脚呢。

    “得了你们几个今日出了大力气,一会儿赵顺去吩咐厨房给他们整治一桌好酒好菜,今晚就好生喝个酒吃个肉,可是不准喝醉了耽误明日上差知道吗?”

    几个衙役自然是高高兴兴的应了,且自退下不说。

    院子里还有一个拨算盘的账房两个仆从以及苗大人之前就带在身边的随从赵顺正在忙活着称重。

    苗大人也不留下来慢慢的等了,叫上向南两人一路去了一处偏厅。

    有丫鬟上来给苗大人和向南上了热茶,丫鬟好奇的看了向南几眼,苗大人一看就明白是他家夫人听说了这边的事,这才叫了丫鬟过来上茶的时候好好打听打听呢。

    苗大人也不点破,只招呼向南喝茶吃点心,然后随口聊起了闲话。

    当然,就向南这性子,问话的多是苗大人,反正苗大人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他也没趁机跟苗大人隐晦的打好关系啥的,耿直得很。

    等知道今年院试因为家中老母生病耽误了时辰,即将参加七月里的录遗,苗大人鼓励向南好好温书,“录遗因着参加的考生人数少,怕是要在阅卷时更加严格,我这里有些书你应该用得上,一会儿我就叫人拿了来,你且带回家好好学学。”

    “另外,当今天子重实务,今年咱们吴越郡的新来的太守是天子一派的,想来上行下效,便是院试主考官也会有这方面的侧重。时政邸报我这里也有一些,希望能给你一些帮助。”

    向南闻言,顿时精神一震,连忙放下手里的茶盏,站起身郑重其事的朝苗大人拱手弯腰行了个大礼,“苗大人今日大恩,阿南铭记在心,但凡大人有用得着阿南的,阿南绝对冲到最前头!”

    苗大人被向南这一本正经说混话的样子逗得摸着胡须哈哈的笑,笑完了还抬手指了指向南,“你这小子,忒的俗气。不过俗得却够实诚。也是今日你合了我眼缘,要不然那些书我可舍不得给谁碰。”

    向南嘿嘿的笑,转而想到个事,连忙又是一拱手,“苗大人,不等大人有啥用到小生的,小生这里却先有了件事要麻烦大人一回。”

    有事相求,说起话来都文绉绉的了,听得苗大人却是忍俊不禁。

    向南拜托苗大人帮他看看他写的那两篇文章。苗大人虽然只是个小县令,却也是一本正经走进士科走出来的。

    虽然会试时只中了个三等进士,可说一声满腹经纶也不是吹牛的,这些年来也都没有将做学问这事儿放下过,有空就会看看书做两篇文章抒发胸中情怀。

    听了向南的请求,苗大人自然二话不说抬手就让向南将文章拿来。

    苗大人原本想着向南这人如此擅长算术,谈话中也坦言自己走进士科估计没啥前途,准备秀才之后就走明经科,想来学问一道不会多优秀,却没想到拿来让他看的这两篇策论却可圈可点。

    “阿南策论骨架打得好,观点剖析也十分新颖,读来让人眼前一亮,可惜这”

    苗大人点着文章里那些遣词造句哭笑不得的摇头,“你啊你,不说文字华丽炫目,至少也要有点内涵深度,偏你这通篇的俗用白字,好好一篇策论,倒是叫这拖了后腿,沦为了下乘文章。”

    虽然先前他就说过当今圣上务实,可作为读书人,笔下至少还是要做到引经据典侃侃而谈,用通俗的话说,就是要在字里行间秀一波才华。

    若是光论务实,那还不如就去坊间寻了那些个手艺人出来直接当官算了。

    向南被批了一通也不羞恼,反而颇为赞同的点头,叹了口气,“苗大人你是不知道,我这脑袋我自己也是实在没法子。”

    “比如说大人这般的读书人,看见下雨下雪刮风落叶,想到的肯定是情怀惆怅山河社稷,可我偏偏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雨水循环气候形成气流走向。便是看见落叶,想到的也是这棵树是啥品种生长环境是怎样的,便是这两篇策论也是费了老大劲儿才掰扯出来的。”

    说完向南长长的叹了口气,一张白净的脸上满是惆怅,若是没其他人,向南这时候都想要蹲到椅子上抱着自己了。

    不过这会儿有苗大人在,向南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

    苗大人听向南嘀咕了一通,却是来了兴致,“风雨形成走向?这些作何解释?风雨不是天上之神布施而来的吗?看了落叶也能知道树木名称以及生长环境?”

    向南想了想,尽量用简单的理论来解释了一通,不过因为没有先辈理论作为基础,向南也没想让苗大人就能听得懂。

    “不过神灵之说咱们也说不准,毕竟有太多事太过神奇,咱们只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自在快活的过日子就成了,想太多也没用。”

    向南自己就是不科学产物,对神灵之说以前就并不抱着完全否定的态度,现在也保持这一观念。

    万事万物无绝对,向南就相信一点,我所知的是这个世界的一根毫毛,对神灵的敬重也可以说是对未知的敬重。

    苗大人若有所思的摸着胡须点头,果然不再多谈这方面的事,转而又针对向南那两篇策论指出不少问题,另外又给向南添了几本书,让向南回去就好好看书。

    “阿南你这脑袋瓜子可不蠢,回去就给我好好读书,便是头悬梁锥刺股也不要懈怠,不然若是被人传出去说你是经过我指点却连个秀才都没考上,到时候我可就要说我不认识你这臭小子了啊。”

    苗大人也是个性情中人,自觉跟向南有缘分,两人聊了个把时辰,茶水喝了好几壶,等到向南都放开了胆子接连吃了两盘子点心,苗大人也对向南亲近得宛如长辈对待晚辈。

    当然,向南自认为自己已经奔三了,再加上梦里那十九年,今年也跟苗大人是同辈了,所以向南觉得自己跟苗大人是同辈之交,等到离开的时候向南还十分坦然的又叫了苗大人一回大哥。

    中途的时候赵顺进来报了石头的重量,果然跟向南算出来的结果只相差三十二斤,苗大人高兴的拍着向南的脑袋直说向南这脑袋瓜子一个能抵得过其他人好几个。

    “原本你七月就要去kǎo shì,这件事不该麻烦你的,不过这上面下了公文,让五月之前就要交了河堤用料的数额,若是以前大家都是尽量往多了报数,可今年太守明文规定数额超过红线就要论贪墨罪处理,我这里也是被逼得没法子了。”

    原来今年各地运河以及护城河又要整修了,泽陂县虽然是个小县城,可城墙外也是有条河半包围着绕过的。

    七月汛期一般不会涨得太厉害,可该整修的堤坝也要整修,苗大人带着几个账房奔走在堤坝上半个来月,不仅脚都快走断了头也已经是绕晕了。

    正是烦闷的时候,在县城门那里遇见向南的时候苗大人也就是抱着看向南顺眼的念头这才起了试探的心思,没想到真给捡到个宝贝了。

    向南原本想着回去要啃那么多书就头疼,苗大人一说搞堤坝预算,顿时来了劲儿,眼睛发亮的拍着胸脯保证自己绝对没问题。

    苗大人还在担忧会耽误了向南读书,向南已经厚着脸皮表示到时候要多多请教苗大人做学问这方面的事了,苗大人听了这话这才没了犹豫。

    向南背着几本书一沓邸报以及两包点心高高兴兴的从衙门hòu mén出来,拱手向送他出来的赵顺道了谢,抬头一看时辰,顿时心里咯噔一声,暗叫糟糕。

    周先明跟村民跟约定好的是下午三点在县城门门口那里汇合,可刚才向南一个人在大石头那里蹲着就蹲到了十二点多接近一点。

    后来又折腾了一通,单单是跟苗大人吹牛侃大山也用了两个多小时,现在竟是已经四点多了。

    再过约莫一个多时辰就要天黑了,向南兜里可只有二十二个铜板,再则家里的母亲跟mèi mèi肯定也要担心了。

    向南心里着急,跑到县城门那里一问,果然有守门的人说申时刚到那会儿确实走了一辆牛车,赶车的汉子也跟向南描述的相差无几。

    难不成还要厚着脸皮回去找苗大人?

    向南犹豫间,身后却有个让向南听得灵魂都要高兴得飘到天上去的声音响起。

    “阿南,现下可是要回家去?”

    不过正如这呆子所说,人有好坏之分,跟种子有好坏之分一样的。

    赵悦见天色略黯淡,脚下站定。

    此时两人已经出了杏花村村口有一段距离了,接下来的路要往山里去,翻过一座山再走一段悬崖边的捷径就能更快的到家。

    赵悦看向南这模样似乎是真要把她送到家才准备回来,心下好笑,明明知道她比之一般男子都还要厉害几分,却偏偏还是在下意识的将她当做女子照顾。

    “好了就送我到这里吧,翻山越岭的我已是熟了,若是你要跟着我去我家,少不得一会儿还要我再送了你回来才能放心。”

    这话说得忒是霸气,却愣是叫向南听得脸红,送了他回家才能放心什么的

    赵悦目光在向南脸上顿了顿,而后突然轻笑一声,笑声里带着戏谑打趣,眼神却透着认真,“其实阿南很是不必担心还不了我对你的好,戏文里不是说过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那便以身相许便是了,不如阿南考虑一下聘娶我回家好好报答我的恩情?”

    赵悦突然这么一说,叫原本还因为赵悦明言担心他而暗暗怀揣着小羞涩的向南顿时脑袋里都轰隆隆开起了火车,瞪着眼傻愣愣的看着赵悦“啊?”了一声。

    等到赵悦笑着伸手轻轻松松的将他抗在肩上的粮袋单手拎着转身走了,向南看着赵悦的背影突然回过神来,“赵、赵赵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所以他这是突然天降超级桃花运了吗?

    赵悦没有停下脚步,只回头朝向南一笑,“呆子,下次见面叫我阿悦啊。”

    所以说赵姑娘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还有啊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啊?是明天还是后天亦或者大后天啊?若是明天又该是上午还是下午呢?

    向南站在路边一直看着赵悦消失在树林间,等看不见人影了还站了许久,脑袋里翻来覆去掰碎了揉烂了的琢磨赵悦离开前说的那两段话到底什么意思。

    “赵姑娘对我有意思?赵姑娘在开玩笑?”

    若是有意思,可他现在要长相没长相要家世没家世的,要是搁现代那真的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推论题,由已知条件推算出注孤生的结果一点不含糊。

    可这不是现代,赵姑娘再是不落世俗也不可能用终生大事来戏耍他吧?

    向南想得入神,回过神来天边夜色都渐渐围拢了,向南连忙小跑着往家去,等到见了在院门口不放心正在张望的向刘氏依旧有些心不在焉。

    “娘,你怎么还不回房休息。”

    家里为了节约灯油,都是天不黑就洗漱完上床睡觉的,唯一会点灯的也就向南那个房间了,偶尔向刘氏跟阿茶有没做完的活也会拿到向南房间门口借着烛光抓紧时间做。

    向刘氏瞧着自家儿子跟丢了魂儿似的,说个话都没精打采的,心头一跳,眉头忍不住的就皱了皱,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阿南,怎的这么晚才回来?可是跟赵姑娘在哪处说了什么话?”

    一听见向刘氏提起赵悦,向南忍不住的就有点那啥,好在院子里光线不明亮,向刘氏也因为长期营养跟不上导致有些夜盲,向南滚烫的耳朵跟脸颊倒是没叫向刘氏看了去。

    向南眼神飘忽了一阵,含含糊糊的摇头,“没,赵姑娘早就走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到家了,我就是瞧着夜色合拢的天好看,一个人在村口站了会儿。”

    以前儿子也时常站在床边看着窗外的雨酸溜溜的作诗,向南这话引得向刘氏想起了某些不好的记忆,顿时生出了一点紧张感。

    先前向刘氏还担心向南是在外面跟赵悦多说了话,现在却瞬间觉得比起那夫子家的小师妹,赵悦反而也没她一开始想的那般不如意了。

    “我的儿,你可是想起了什么不高兴的事?学堂那边”

    这半个来月向南都没说要去镇上学堂,也没再对月为那夫子家的姑娘吟诗,向刘氏这才放松下来的,可若是因着出去一趟见了天色就起了心思,向刘氏觉得以她儿子的性子,还真不是不可能。

    说起学堂,向南顿时将注意力从赵悦那里收了回来,“娘,本是要跟你说的,明日我先去学堂那边拜访夫子,这几天试着提笔写了两篇文章,我想拿去请夫子帮忙看一看,若是哪些地方不合适,也好有时间琢磨琢磨。”

    虽说是七月才补考,可时间这东西最是滑不留手,想想刚穿越来的时候,再想想现在,竟是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多快要二十天了。

    每天里忙忙碌碌的瞎折腾,时间过得忒是迅速。

    向刘氏听说向南要去学堂,很是惆怅的叹了口气,不过儿子是去请教夫子写文章的,到底是再正经不过的事了,向刘氏只能回屋跟阿茶准备起明日给夫子的随礼。

    好在今日有赵悦送的野猪肉,好歹让向刘氏不至于琢磨得头疼都拿不出什么看得过眼的东西。

    “若是非要让我在李姑娘跟赵姑娘之间选一个,我倒是宁愿选赵姑娘了。”

    向刘氏睡前跟阿茶如此感慨,可见对那夫子家的李姑娘很是不满意。

    阿茶闻言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心里所思所想简单的说了说,“娘,为何大家都喜欢走个路都要喘几回的病弱女子,明明还是如同赵姐姐这般身体好的女子才更好吧,若是嫁入农家可帮着夫家做更多的活计,若是嫁入富贵人家,便是生个孩子也是身体好的女子更好吧。”

    因着是跟娘亲在房间里说私房话,阿茶并没有什么顾忌,说起女子生孩子的事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向刘氏听了却是一愣,只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那些贵人就喜欢弱柳扶风病弱西子的女子,阿茶哦了一声就没说话了,向刘氏却是翻来覆去的想着阿茶说的那些话。

    向刘氏比起阿茶可是更动女子生产这事儿,说起来当初夫君在世时就很不赞同她为了变“美”跟风一日只吃一顿,怀了阿南的时候夫君还硬逼着她每日吃四餐。

    那时候村里就向刘氏怀孕胖得最厉害,不少人都嘲笑过她,偏她夫君说是当母亲的身体越好以后生下的孩子才能更健康。

    夫君看过不少书,幼年时候还曾立志要做大夫,为了孩子,向刘氏自然是忍了旁人的嘲笑,结果等到生产时果然因为她身体好生得快不说,阿南生下来也是胖嘟嘟的很是健康。
阅读设置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设置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① 都市言情《我家娘子比我帅》连载于渴望小说,更多关于《我家娘子比我帅》内容, 请关注渴望小说。本站已开通手机(m.kwxs.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我家娘子比我帅》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都市言情 《我家娘子比我帅》(作者:喵崽要吃草)及有关此小说《我家娘子比我帅》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我家娘子比我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我家娘子比我帅》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喵崽要吃草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